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154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官,给人一种好似玉中人一般纯洁无暇的感觉,美的好似不存在任何生命气息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但,最吸引人的,还是那一双如水晶一般的眼睛,那是雪族独有的标识,填满整个眼眶之中,不多一分,不少一毫,圆润无比,没有任何不和谐的感觉,反而十分的美观。

    最后再搭配一对好似水晶雕琢而成的鹿角,仿佛内蕴无穷无尽的寒意。

    此人,冷的彻骨,冷的没有任何温度,冷的就像是风雪中的雕塑,又美的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寒帝!

    看着这个拥有标准雪族容貌,又有着仿佛天地间唯一的独特气质和韵味,几乎不需要任何人介绍,只看一眼,苏阳就可以确认,对方便是自己此行的目标:雪族之主,极北寒族的遗世皇族,号称堪比半个神子的帝者。

    正是——寒帝!

    几乎就在苏阳解决十只恐狼王,数万恐狼,离开雷霆之狱,重新执掌善恶薄的刹那,他便被对方吸引,他知道这就是寒帝。

    而就如苏阳被寒帝吸引的时候,寒帝也正在注视着苏阳。

    这一刻,寒帝能够感觉到,它眼中的苏阳完全就是雷霆的化身,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光和热,夹杂着几分煌煌天威,仿佛能够带来一切浩劫的末日。

    这个人很强!

    这是寒帝一瞬间对苏阳做出的评价,因为它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苏阳身上有能够威胁到它的力量,一旦使用,自己恐怕挡不住,甚至会连整个雪族都覆盖在其中。

    但,比起这些,这个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息,一个让寒帝很舒服的讨厌气息。

    渎神者!

    这是寒帝在评价认可苏阳的实力之后,又立刻确认了什么的一件事,很像雪族流传的典籍记载之中,那类曾经做过亵渎神明的存在。

    有趣!

    在这神明沉寂的大黑暗时代,果然什么妖魔鬼怪都蹦了出来,也果然有人按捺不住,开始妄图窃取神权,终于做出了亵渎神明之事。

    但,也仅仅只是这样。

    无论苏阳是谁,无论苏阳做过什么,寒帝其实一点都不关心。

    皆因,寒帝的心,是冷的。

    寒帝的冷,是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,包括自己在内,也一样不例外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一个连自己都不关心的人,究竟该怎么活下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!

    唯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,寒帝连自己都不关心,自然也不会关心苏阳。

    故,只是略微打量完苏阳之后,寒帝收回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,而是微微看了一眼正处于喧嚣中的战场。

    一眼!

    仅仅不过是一眼,天地冻结,万物冰封。

    那一只只正处于战斗状态下的恐狼,乃至觉察到什么,正准备撤离逃走的恐狼王,无一幸免,全部在这一刻冰封冻结,化作一个个冰雕,全部都冻结凝固在大地之上。

    惊~!

    亲眼见证这一幕的苏阳,脸色微微多了几分变化。

    皆因,苏阳在一瞬间就能够清楚的感觉到,寒帝根本没有动用什么神性力量,也没有施展神话形态。

    这一刻,寒帝所做的,不过是像呼吸一样平常的事情,凭借一个念头,就成功的冰封一切来犯之敌。

    一切,就是如此的自然,自然到没有把一切放在眼里,包括苏阳在内。

    而且在做完这一切之后,寒帝就平静的转过身去,如同散开的冰雾,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是如此的干脆,又是如此的自然,仿佛它不过是来履行一下职责,做完了就可以走了,至于雪族如何,族人又是否需要安慰,都跟它不存在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就这样,寒帝悄悄的来,用一个念头,冻结所有的恐狼,又悄悄的离去,轻轻松松,自然而然的化解了雪族目前正在遭受的危机。

    可对于雪族来说,这已经足够了,它们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皆因,雪族只需要知道它们的王来了、来过,以一己之力化解了雪族的危机,继续守护者他们,便已足矣。

    故,完全不觉得王那里存在问题,又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反正,雪族觉得,它们的王就是这样,也就应该这样,没毛病。

    因此,无论寒帝做了什么,又或者没做什么,雪族从始至终都一点都不在意,只是在化解危机之后,发出一声声喜悦的欢呼声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,很快就恢复平静,恢复往常。

    只有那两位雪族的半神,向着王离去的方向轻轻行礼,然后就开始下达命令,打扫战场,让一切都回归往昔的平静。

    同时,在安排雪族的事情之余,两位雪族的半神还不忘寻上苏阳,表示一下感谢。

    可是,两位雪族半神突然发现,苏阳竟然不见了,好似从来都没有来过,唯有他留下的战斗过后的痕迹,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顿时,两位雪族半神心头升起几分明悟,似乎已经猜到苏阳的来意,望一眼王消失的方向,流露出几分若有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没错,一切都如二位雪族半神猜测中那般,苏阳并非是做好事不留名,在帮助完雪族之后,就这么大公无私的离去。

    实际上,苏阳此行前往雪族的目的,就是想要和寒帝谈一谈。

    现在,寒帝来了,又走了,苏阳岂会如此轻易的错过?

    几乎是在寒帝来去匆匆,忽然消失之后,苏阳也一并随着寒帝一起消失,显然是追寒帝去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于风雪交加,严寒彻骨,冰封三尺的雪原之间,寒帝平静的踏步行走,每一步都有风雪相伴,仿若冰封雪原这常年不息的无尽风雪本就是它引来一般,它心之所在,便是寒流涌动之处。

    故,于风雪严寒之中行走,风雪不会成为寒帝的任何阻力,反而主动配合着寒帝激烈的涌动着,一步百丈,翻山穿岳于旦夕之间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候,寒帝身后传来滚滚雷声,无数闪电撕裂风雪,散发着升腾的高温,升腾着氤氲般的热浪,只用数个呼吸、几个眨眼的时间,就大步踏至寒帝身旁,方才微做收敛,显露一位笼罩在特殊的玄衣黑甲中的修长身影。

    嗡~!

    面甲缓缓打开,猩红色泽,仿佛能够滴出鲜血一般的红发微微飘荡在全封闭的透明防护层之中,只见一抹邪逸的微笑从苏阳的嘴角化开,轻松说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貌似,寒帝你不太愿意把苏某人当做朋友啊!”

    寒帝扫了一眼身边仿佛高温火炉一般燃烧的苏阳,没有任何理会的意思,收回目光,就准备加速,欲甩掉苏阳。

    可似乎早就防着寒帝这么做,对方加速,苏阳也跟着提速,脚踏雷霆,一路热浪滚滚,硬生生破开满天风雪,从容不迫的跟在寒帝身边,脸上始终挂着邪逸的微笑,摆出一副无赖的模样,如牛皮糖一般黏在寒帝的身边。

    眼见甩不掉苏阳,始终没有任何表情的寒帝,突然说动手就动手,一个冷冽彻骨的眼神望向苏阳,恐怖的低温开始在苏阳四周浮现,冻结了苏阳周身升腾的热气,冻结了苏阳的雷霆,瞬间把苏阳给冻成一副冰雕,在惯性的带动下摔倒在雪地之中。

    之后,寒帝收回目光,依然如故,仿佛任何事情都无法引起它情绪上的波动,依然按照着自己的节奏,一步百丈,风雪相随,冷冷的赶着路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候,苏阳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在寒帝身侧,大呼小叫道:“哇塞,真的好冷啊!刚刚那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寒帝神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,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脸上还挂着冰霜,但正在以某种方式剧烈融化,氤氲在升腾着,更加惊人的热浪正在从苏阳体内激发出来,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天威一般的雷鸣声响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寒帝已经明白,苏阳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够掐死的小蚂蚁,它的近乎于绝对零度的寒意,于苏阳似乎无用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这时候寒帝才真正把苏阳当成同等的存在,缓缓开口说道:“你,不如我!”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从寒帝口中说出,寒意更盛,连温度都仿佛消失,无限接近于零,能够把万物彻底冻结。

    且不说别的,苏阳身上再次爬满了冰霜,湛蓝色的寒流即将把苏阳再次吞噬。

    好在,苏阳早就防着这一点,雷霆一放,雷声滚滚,震碎了四周的彻骨寒意,融化了覆盖而上的湛蓝色寒流,于血色雷霆缠身之下,无限接近于绝对零度的寒冷也被驱散。

    尔后,苏阳才对寒帝莫名其妙的一句话,邪笑着回应道:“是,我不如你,但是你也杀不死我。对吗?”

    寒帝扫了一眼苏阳,淡淡说道:“是对你亵渎神明的力量,无比自信吗?”

    亵渎神明的力量?

    苏阳微微愣了一下,随即就想到了什么,眼中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思考,似乎在确认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寒帝一眼就看出苏阳并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,依然冷冰冰的说道:“也是,现在的半神都是黑暗降临之后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阳抬头望向寒帝,笑着说道:“我虽然是在这大黑暗时代修炼有成,但并非来自传统的诸天世界亿万种族。”

    寒帝开口说道:“看出来了,亿万种族虽多,我却能知大半。”

    是的,寒帝并没有吹嘘,因为它不仅仅只是修为高深,并且还活的够久,在诸天世界最鼎盛时期就已经出生,历经整个神子之争,算起来还算是熵神之子“极”的舅舅。

    故,当今这个大黑暗时代,大多数半神都是黑暗时代降临之后才诞生的半神,亦或者说是诸天世界末期成就的半神,比起寒帝来说自然年轻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因此,千万别被寒帝俊美年轻的容貌所欺骗,它可是一个实实在在活了数十亿载的老怪物,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。

    且不说别的,恐怕如今这个大黑暗时代,明面上也就只有天魔王、神座之右、普罗托斯、海神兽始祖比寒帝活的更久,暗地里就有些不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还有像树族始祖“元”这样隐匿不出的半神,它明显知道的更多,一直在默默的积蓄着什么,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诸如此类的存在,如寒帝、海神兽始祖、树族始祖,它们虽然知道的秘辛未必比天魔王、神座之右、普罗托斯更多,但也绝对不会少。

    那么,从寒帝身上,苏阳又能够探听到一点什么呢?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