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百六十五回 情浅人不知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明道四年,春,三月。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细雨蒙蒙,天气微凉。

    高子瞻从衙门里走出来,神情有些疲惫。翰林院虽然清闲,然后他手上的事情却不少。

    细雨中,一辆纯黑色的马车停在路边,车夫见人出来,突然跳下马车,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请问可是高府公子?”

    高子瞻一愣,道:“正是,请问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高公子,我家主子有请。”

    高子瞻脸色微微有些冷。

    如今的时局是父亲和太后在朝堂之上斗得不可开交,已经有水火不容之势,莘国文武百官分成两股势力。

    父亲为相,身份地位令人望尘莫及,而他是高家大少爷,仅在翰林院当差,故想通过他来结交父亲的人,一月之中总有那么十几天,会等在衙门口。

    倘若他心情略好,便会见一见,应酬一番,只是今日吗……

    高则诚傲倨的看了看眼前的人,淡淡道:“对不住,我还有事,改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一般这话出口,来人便会知难而退,自行离开,今日这位不仅没有退,反而笑眯眯的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竟然有如此没眼色的下人,高子瞻心中微恼,正想甩袖而去,却见那人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高公子,您瞧瞧这东西可眼熟。”

    帕子里包着东西,高子瞻握在手中,迅速打开来看上一眼,心里咯噔一下,当下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你家主人是谁?在哪里?”

    来人伸手,指了指马车。道:“我家主人静候多时,公子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高子瞻眸色一亮,撂起衣衫迅速走过去,在马车前忽然顿住脚步。他深吸两口气,猛的一掀帘子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否?”

    林西如愿的看到了高子瞻眼眸深处的那抹惊色,她满脸盈盈笑意。道:“怎么。连故人都认不出了。”

    高子瞻似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,几疑刚才眼花看错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竟然是你!”

    林西笑意静然:“赶了很久的路,肚子很饿。想找人请我吃饭,不知子瞻心下可愿意?”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一身白衫,脸上粉黛未施,头上朱钗未着。偏偏一张笑脸白皙如玉,一双黑眸亮若星辰。

    高子瞻心跳如摆。许久才笑道:“你千里迢迢来寻我,仅仅是为了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顺便喝一喝酒?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林西歪着脑袋想了想道:“然后,想与子瞻在欣然院下一盘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欣然院里。

    荷花姑娘正指挥着小丫鬟们打扫院落。

    大少爷订婚了,女方是户部孙尚书嫡出的大小姐。听说琴棋书画,无所不通,最是贞静幽闲不过。婚期定在夏末初秋。老爷说这院里需得重新收拾收拾方可。

    荷花从来喜欢把事情做在前头,因此。趁着雨天无事,她已开始令人打扫。

    “荷花姐姐,大少爷打发人过来传话,今日有客人来,赶紧备上一桌上好的酒菜,置与书房。还有,大少爷说八宝阁顶上的那套棋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荷花皱眉。

    府中有客,素来是在花厅中宴请,大少爷把人请进院已是极为难得的事,偏偏还要在书房与人用膳,真真是奇了。

    荷花走到书房,踩高凳子把棋小心翼翼的拿下来,掏出帕子擦了擦灰。

    这棋拿回来后,大少爷就再也没碰过,他说需得找个懂棋的人,方可对奕。荷花轻轻一叹,这世上最懂棋的人除了她,再不会有第二人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,荷花立在廊下静等。

    细雨中,大少爷撑着一把油纸伞慢步而来,伞倾斜着,落在与他并肩的白衣女子的头顶,自己则淋湿了半边身子。

    荷花一惊,拿起墙角的伞正要冲过去,将走两步止住了,一把捂住了嘴巴,眼泪簌簌而下。

    去年冬,她封公主和亲而去,入了莘,魏边界后便再无消息传来。有传言说她不堪受辱,自尽而亡;也有传言说,她与世子遁世而去;还有传言说,她做了楚王妃,享尽荣华。

    “你说,她见着我,会不会以为是做梦?”

    “也许以为是见了鬼。”

    “有长成我这样的鬼吗?”

    高子瞻闻言不由看向林西,林西朝他眨眨眼睛,快行几步后已然握住了荷花的手。

    “荷花姐姐,我的荷包坏了,快替我做一个。”

    荷花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林西,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美食当前,林西食欲大动,频频下筷,忙里偷闲抬个头,对着已然看呆的主仆二人,笑道:“滋味不错,还是原来的厨娘。”

    “林西。”

    高子瞻憋着一肚话要问,偏偏数次开口均被她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去和亲,半年后孙统领带兵回京,带来的消息说魏国主动放弃和莘国的和亲。她去了哪里?林北呢?魏国六个城池,怎么就肯轻易放手?

    目光丝丝缕缕,依旧那么灼热,林西微微叹一口气,笑道:“高子瞻,听说你订婚了,这一杯酒,我敬你,祝你夫妻恩爱,白头到老。”

    高子瞻嘴中苦涩,“林西,我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端酒杯啊。”

    林西又一次打断了他,似笑非笑道:“高子瞻,听说这两个字,最不靠谱。喝完这杯酒,你陪我去老爷书房走一趟,然后……你心里想问的,我都会告诉你。荷花,你替我做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翰墨院里。

    荷花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交到陈平手里。

    “有要事,请交给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!”陈平斜眼看了她一眼,走进书房。

    短短一息时间,书房里传出一声尖叫。垂手而立的荷花惊出一声冷汗。

    门忽然被打开,高相爷一脸慌乱的冲出来,厉声道:“人呢,送信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老爷,人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!”

    林西款款从院外走来。她慢慢走到高相爷跟前,然后衣衫一撂,就在雨中直直的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父亲在上。受女儿一拜。”

    高相爷一个踉跄。脸色变了几变,呆呆的看着跟前的人,身子像被定住了似的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的高子瞻如遭雷击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