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百六十五回 情浅人不知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遭雷击。脸色惨白成一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高则诚跌落在太师椅中,脸上血色尽褪,半晌未有动静。

    高子瞻目光呆呆。原本事情的真相……竟然如此。

    那个如玉的男子。竟然用他换回了她,情深至此。他又如何比得过。如今也不用比,兜兜转转,未曾想她竟是他的妹妹。

    高子瞻嘴里的苦涩,越来越浓烈。

    林西接过荷花递来的茶。一饮而尽,目光环视父子二人,她静然而立。浅笑道:“事情便是这样,我知道你们一定不信。也罢,有个故人我听说父亲找了许久,正阳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身影从屋顶飘然而下,推门而入,抬头正色道:“老爷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她。

    高则诚从椅子上挣扎着站起来,一步一步走到正阳跟前。

    正阳轻道:“夫人走前,让我带句话给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夫人说,长相思,长相思,欲把相思说似谁,情浅人不知。”

    高则诚闻言,心房猛然一跳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这句话,是她死前在他的怀里,两人云雨过后,他将要沉沉睡去的瞬间,她在他耳边低喃的。

    高子瞻从未曾见过父亲这般模样,慢慢的偏过头,目光落在林西的脸上。

    怪不得从一开始,他便觉得林西身上有一股说不清,道不明的味道,让他忍不住想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怪不得夏氏抵死不肯应下这门亲事,原来……她是……

    心忽然空荡荡的,不知归向何处。

    他是清醒着,还是在梦里?

    林西目视二人,半晌无语,许久后,才轻轻道:“今日我来,只为求父兄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春日夜渐短。

    雨停,清晨第一抹亮光照着大地,翰墨院里的烛火,将将熄灭。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被打开。

    林西从屋里走出来,回首凝望,然后展颜一笑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高则诚父子并未止步,而是将人送出了院门,久久未曾离去。

    许久后,高子瞻朝父亲拱了拱手,带着发黑的眼圈回了欣然院。

    欣然院里,荷花听到动静迎上来,道:“大少爷,她走了?”

    高子瞻点点头,“刚走。”

    荷花一脸惋惜道:“这么快就走了,为什么不多住些时日,大少爷还未与她下棋呢?”

    高子瞻笑笑,走到窗下的榻边,看着已然摆好的棋子,道:“荷花,你过来,我且问你。如果一个男子为了女子,连命都不要了,你说这个男子是不是傻?”

    荷花并未坐下,思了思道:“大少爷,人各有志,奴婢不觉得这男子傻,必是这个女子值得他如此。”

    高子瞻想着那抹淡影,又笑道:“倘若,你家主子我,也想为了那女子,做几件惊天动地的事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荷花察觉到这话中的深意,思索了许久,才道:“奴婢没读过书,只在这内宅里走动,大少爷凡事还需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高子瞻捻起一颗白棋,轻声道:“确实应该三思而后行。但是为了她,我愿意搏一搏。”

    除去为她之外,为高家他也要搏一搏。都说居安思危,朝堂的局势已然如此,不搏,高府便要被人踩到脚底下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颗白棋放入棋盘,高子瞻抬首笑道:“荷花,她是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朝春院里,景色依旧。

    高则诚走进内屋,看着屋里的摆设,如夏氏在时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柔儿,你真真是傻,为什么不早些与我说,反而要白白送死。不管你是亡国公主,还是罪臣之后,我总能护你左右。

    高则诚心痛如裂,目光渐渐黯淡。欲把相思说似谁,情浅人不知。

    你的情,为谁深,为谁浅,是他亦或是我?

    罢了,罢了,不管是谁,你舍命要护住的人,我必会护住;而夺你命的人……

    高则诚猛的起身,目光如炬。

    夺你命的人,便是我的敌人,柔儿,你放心,这仇早晚要报,为你,亦为咱们的女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色的马车驶入官道,一路向北。

    “小主子,老爷和大少爷会帮着咱们吗?”

    林西笑笑,眸光如水,看向正阳,“正阳,我若连他们都拿不下,这以后的漫漫长路,可如何一步一步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正阳轻出一口气,道:“小主子,高家解决了,就该去崔家了?”

    “不急,出京前,我还想再去见个人?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侯府的人?”正阳奇怪。

    林西面色一哀,道:“他老人家一定是等急了吧。”

    逍遥侯府的祖茔在城外的燕山脚下,极容易找,一盏茶后,林西已立在坟前。

    三柱清香烧上,林西蹲了下来,低声道:“祖父,侯府现在很好。大爷承了爵,比着以前长进不少,听说大奶奶怀上了,盼了这么多年,也算可喜可贺;二爷的小日子过得也不错,再有几个月,**奶就该生产了。至于您最疼的三爷,呵呵。”

    林西抚额轻笑。

    三爷李从望虽然本性不改,好在正室给力,又是表兄表妹的关系,李从望不敢太过放肆。不过此人虽然好色,却长了一个好脑袋,做买卖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“祖父啊,太后把亏欠了你的,都补偿到了他们身上。你放心吧。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林西咽了一口口水,苦笑道:“我不是你的外孙女,你真正的外孙女是当今皇后。不过,在我心里,你永远是我的祖父。你给我的那些东西,我先借用着,以后加倍偿还。”

    “小主子,该走了。”正阳轻声他催促。

    林西点点,慢慢站起来,低声道:“祖父,我下面要做的事情,可能大逆不道,我知道你这辈子护着的,就是她。祖父,我今天来,就是想和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林西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这偌大的京里,她最最对不起的人,便是逍遥侯爷。老爷子为了她,不仅倾尽财力人力,到最后竟连命都送掉了。

    林西咬咬牙道:“祖父,你放心,就算我将这天都翻过来,那府里的人,我必保他们一世富贵。而你护着的那个人……胜负未定之前,我不能应答你什么。原谅我,祖父!”

    一滴清泪落下,林西扭头就走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感谢:胖蜘蛛,无限透明的黑的月票。

    感谢:的打赏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