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新舰是什么舰?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说是全舰乃至全星系内所有生命动员,实际上能够真正参与的生命少之又少,绝大部分都将是观众加上命源之类的提供者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将各舰各族的科技程度从高到低列成一条线,那么不论是星系内的诸多星空种族,还是逗号战舰内部各族,都能排成一条漫长的分布线,最顶端的与最末端的差距之巨大,足以造成严重的撕裂。

    而现在,卓尔人要求的程度更高。

    即便是乌怒人雷,也被它们剔除出第一线的组员,沦落到第二线去了。

    它实在太慢,会拖累全线所有人。

    第一线的成员不论是科技的线,还是从修炼的线,都是位于最顶端的生命,数量极少,只由卓尔人,诸灵,加上火虫三方组成。

    第二线才是雷,以及经过改造后,勉强达到以前三大族基本程度的一些生命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全是第三线,卓尔人不再做区分。

    对现在的卓尔人而言,嗷卡人和外面某个星舰中的种族,在对卓尔人的协助作用上已到了太大区别的程度。

    无非,一个作用数值是九,一个是零的零零......几,它们之间相差再大、再惊人,对卓尔人的作用都微乎其微了,自然都算作同一类中去了。

    雷对此也没有异议,它知道卓尔人正加速地甩开它,从它不接受生命改造的那天起,今天的事情就是注定的。

    它没有异议,其他生命更不可能有。

    卓尔人将星系内所有生命简化为三个梯队,但是将所有的枢机源门都单独提取出来,作为脱离三个梯队的一个独立部分。

    它们的枢机之力、源门之法,都是第一线成员随时需要调用的重要资源。

    拔异和海国大殿主等原新舰的枢机源门,也一起被卓尔人调集至独立舱中。

    217号星系内,所有枢机源门都被集中于逗号战舰内开辟的这个独立舱,熟悉的不熟悉的,都分列在一起,却没有当初那次“我得枢机时”那样临战前的豪情议论。

    独立舱体中,气氛显得很沉闷,充满了对未来不确定的惶然。

    原新舰的枢机源门情况虽和其他枢机源门不同,但它们不是每个人都像海国大殿主一样,对三大族的科学世界着迷。

    自从浮尊者留在新舰,缺少了浮尊者,便渐渐地出现了一些问题,就像安全部的那场未平的风波一样,枢机源门们的圈子也有它们自己的波澜。

    不论是新舰,还是逗号战舰,这些冲突都一直此起彼伏地存在着,解决一个,又出现一个,出现一个再解决一个,指望永远平静毫无波澜,除非是死人。

    金甲源门是继浮尊者之后,新舰中第二强大的源门生命,但自从逗号战舰离开新舰后,没有了浮尊者,一众枢机源门渐渐地发现,它似乎始终无法替代浮尊者在众枢机源门中的作用和意义。

    拔异更不能,拔异最多被称之为兄弟,而不是浮尊者那样向往的目标。

    楚云升可以作为目标,但太遥远而变得不实际,能活到现在的枢机源门,不会靠幻想支撑信念。

    金甲也很强大,是浮尊者之后,全舰最有希望在未来再尝试诞灵的生命。

    但它寡言沉默,冰冷而强大,从不像浮尊者那样到处吹嘘,更不会像浮尊者那样善于调动大家对未来修炼的热烈气氛,耐心指导之类的就更不要说了。

    金甲可以是它们出战时最好的队长,甚至托付性命,但绝不是它们修炼上、未来前路上最好的凝聚者与鼓舞者。

    浮尊者才是。

    没有浮尊者,卓尔人对它们内部的状况也很少关心,即便重视了,作为非枢机源门生命,也很难从内部真正影响到它们。

    雷只关心它们是否会背叛,而戥和浮尊者一样还在新舰。

    至于楚云升,金甲和拔异能见到楚云升的机会都屈指可数,那是根本指望不上的。

    它们因此也打不起太多的精神来,如果是去马上可以一决生死的战场,它们或许还能热血沸燃起来,显出它们得枢机时的豪迈。

    可试验的事情是星空种族的世界,卓尔人说是生死存亡,过程其实仍很漫长,单单是调集全行星系内的枢机生命,都需要至少几个行星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毕竟它们是枢机源门生命,宏科技的对它们的吸引力虽因为新舰而放大很多倍,但比起任何一个星空种族,都是远不如的,因为,至少,它们仍有另外一条路——或许可以幸运地诞灵。

    它们如此,其他非新舰的枢机源门更是如此,不过是在灵威与神储名头下,不敢违抗命令罢了。

    卓尔人时刻掌握逗号战舰中的一切动静,它们对非卓尔人的粗糙与冷酷无情的管理方式,让它们对此并不关心,只要都老老实实的在独立舱中待着,对它们而言,就是一个好的枢机源门。

    独立舱中,和拔异刺恶等人在一起的海国大殿主,不禁微微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很了解它的拔异还未说话,刺恶听到它的叹息,就说道:“你是不是想回新舰了?”

    刺恶这个嗷卡人一向嗓门大,当然在太空中,嗓门再大也是哑巴,没什么用,可嗷卡人的粗狂作风一脉相承到非嗓门方面,它忘记关闭大家公用的通信频道了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枢机源门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沉闷的独立舱,忽然像是爆炸一样,被点燃了。

    始作俑者是来自新舰的一个老源门,它第一个抢先向拔异质疑:“回新舰?拔异兄弟,你的分散任务是不是去伪霸那里!?”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